欢迎进入龙8娱乐游戏中心!

当前位置: 频道精选 > 文化 > 文苑 > 散文

坑坑庄子的女人们

发布时间:2021-12-13 12:22:29 来源:昌吉日报

  贺鸣

  坑坑庄子在木垒县水磨沟村一队,东边有清凌凌的水磨河,西靠山坡农田,那里地势凹陷,像一个大坑,因此得名坑坑庄子。我的老家就在坑坑庄子。

  每到瓜果飘香的日子,回家乡登高望远是我最轻松的时候。现在的坑坑庄子,原来的破壁残垣早已不见了。房屋高低错落有致,家家庭院红门白墙,院门前菊花、牡丹花、格桑花,在秋天的阳光里竞相绽放着最精彩最壮观的一幕。

  花儿的鲜亮定是养花人劳作的结果,坑坑庄子的女人花儿养得好在水磨沟是出了名的。她们勤劳善良,热爱生活。她们中有本土的姑娘,还有嫁到这里的媳妇儿。在这个风景优美的乡村里,这群女人就像门庭前的鲜花一样,自然,清香淳朴。细品,还带有一丝浪漫的野劲儿。她们身上有着农村传统风俗与现代时髦混合的独特。

  这里的女人们劳作时头上围一个花布头巾,大多是以粉红色和蓝色为主色调。她们围头巾很有技巧,将正方形折成三角状,长的一边在头上,一直下放到眉毛处,左右两角打折,在面部或左或右挽一个结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头巾的遮掩,让这里的女人们脸庞白皙娇媚,总也晒不黑。闲暇时,她们个个梳起漂亮的发型,精心打扮一番,美丽而时尚。

  早就听说,这里有一支女子服务队,在当地婚丧嫁娶宴席上从备席到招待,再到洗刷整理,相互协作,各有分工,忙而不乱。那年父亲去世,我真真实实看到了这支服务队一条龙服务的“壮观”。居住在木垒县城的老父亲离世,根据父亲生前的意愿百年之后要回归故里,我们连夜把父亲送到了老家坑坑庄子。老家现有二哥哥居住,丧事的办理自然就在二哥哥家的大院里,根据当地的习惯,招待前来吊唁的宾客是流水席。

  早晨,天刚刚亮,村里的男男女女就聚集在院子里,没有人号召,没有人组织,他们自发的在院内用砖块垒起一个大灶台,燃烧着煤块的灶膛上架起一个大大的铁锅,旁边搭起一个帐篷,里面支一个大案板,十来个女人和面、洗菜、切菜、剁肉,“叮叮当当”锅碗瓢盆碰撞击响,不断烧沸的热气随着人声弥漫,整个大院沸腾起来。

  “萍姐,你要的菜洗好了。”

  “霞霞,面和好了吗?”

  “马上就好。”

  “肉拿来了,切肉的人呢?”

  “早在这里候着呢!”

  ……

  满院的喧哗,让悲伤的我感到一阵暖心。

  流水席,自然是随时来人随时凑桌摆宴席,我走进帐篷下的“厨房”,准备帮着倒茶水,“我来”;我帮着切菜,“我们已切好了”;我来到洗碗处,“玲玲,你去守灵吧,这里有我们”……转了一圈,我竟无一事可干。看着她们出出进进利落的身影,我又禁不住潸然泪下,除了失去父亲的伤心,还有一份感动,家乡人的情义无论时隔多少年都不会淡漠,就像陈年老酒,历久弥新,越久越醇厚。

  这里的女人特别爱干净,家家庭院宽敞整洁,屋内更是窗明几净,尤其是门窗玻璃,擦得一尘不染。家家户户窗台摆满盆花,一种叫“丽格海棠”的盆花,几乎是每家的主打花卉,深红的、浅红的、粉红的、桔黄的、淡黄的……叶翠色欲滴,花朵竞相怒放。闲暇时候,女人们总是走东家串西家,相互欣赏、相互调侃,张家的比李家的艳,王家的比杨家的品种多……

  现已秋收结束。黄昏时分,太阳的余晖还未落尽,晚霞铺满西边的半个天空,微风瑟瑟,果香四溢,在一块宽敞的打麦场上。一曲《走进新时代》歌声嘹亮,十几个女人排成三角形队列,手拿彩扇,跳起了广场舞。领舞的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姐姐翠萍,她能歌善舞,活泼开朗,舞蹈队在她的带领下,风生水起。随着音乐节奏,她们手摇彩扇,时而合拢握起,时而舒展开扇,手中彩扇流水行云、龙飞凤舞,在夕阳的辉映下不时发出耀眼的光芒。麦西来甫音乐声从音响里传出,女人们将彩扇别在腰间,脊背挺起向后微微倾斜,左手拖着后脑勺,头骄傲的昂起,右手柔和的伸向右方,仿佛要触摸天边的祥云,左右两脚一颠一颠交替点步,与麦西来甫曲调契合的天衣无缝。忽而身体翻转,倒走回来,柔情回旋,眉目含笑,张张健康的脸庞绽放着热辣辣的激情。大麦场周围坐着一群男人们,一边闲聊一边欣赏着婆娘们的舞姿,乐呵呵、美滋滋!

  何时,这丰富多元的文化娱乐活动融入了家乡人的生活!

  我感叹着!火红的晚霞洒在坑坑庄子,鲜亮、明媚!


友情链接